成员信息平台 ENGLISH
 
 
 
支教生活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2017年9月2日
 
 

再次回到高中母校,一草一木都那么熟悉,也那么陌生。在我当年留下脚印的地方,如今早已被不知道多少只脚印覆盖。


我还记那个时候学校就只有一座孤零零的教学主楼,和一幢女生宿舍楼,我们亲手栽育的花木也如刚出生的羊羔一样在风中颤颤巍巍。可现在学校有了水池,有了新的好几幢宿舍楼,有了食堂,有了图书馆,花草繁茂,宛如花园。走到了运动场的一个角落里,同行的同学指着角落里一棵才半人多高,但已经郁郁葱葱的小树说,这就是老校长从你们学校带回来的种子,如今也要在这里驻扎了呢!


其实我对老校长的了解并不多,他对我的了解也几乎可以说是空白。除了毕业的时候因为志愿问题请教过他一次而外,我和他之间几乎没有任何连接。只是高中三年时常看到他穿着一套正装,带着农民遮阳草帽在校园里逡巡。我几乎从来没有见过老校长微笑,他似乎从来都是一板一眼的,甚至脸上像挂了一层寒霜一样,令人望而生畏。我清楚的记得我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甚至不敢主动喊一声:“老师好”我想他那时心里应该是失望的吧!走上讲台的我深有体会,那一刻心里会被某种失落填满。


老校长一生朴实无华,从学校毕业,然后从教,四年之后成了校长。他从教师抓起,促进教学质量,

或者说是升学率。几十万人口的乡镇就只有一所孤零零的高中,四个班级。于是他又筚路蓝缕的带领老师们开创新局面,倾家荡产盘下一块地,四处化缘筹集资金。一座威武的教学楼就立在后山坡上,但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提前把学生招收了来,在简易的平房里开展教学。


(站在竹林边的老校长)


记得2007年,老校长戴着他那顶标志性的草帽,扛着锄头和我们一起弯着腰在地上刨。学生们没有床怎么办?学校没有水管怎么办?学校经费紧张,他把材料买来,老师们用粉笔自己设计,自己焊接,硬是让学校按时运转了起来。


 接下来学校才陆陆续续的有了宿舍楼,教师公寓,图书馆,食堂……老校长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点一点的把一所全新的学校展现在人们面前。学校的等级过两年就要换一次,从名不见经传,到云南省唯一一所地处乡镇的一级二等完中。比起那些一流的名校,它当然还有遥远的距离,但这一份荣誉多么来之不易。更重要的是,这对乡村的孩子来说,就是一条通向外部世界的康庄大道。它改变了多少个孩子,多少个家庭啊!


县里一所私立学校成立了,第一步就是聘请老校长主持工作。开出的工资高得像个天文数字,老校长没有犹豫,拒绝了。学校很多老师还是被私立学校挖走了。骨干教师外流,似乎让这所学校遭受了致命之伤。那些天,老校长看上去很焦虑,一次性聘入大量青年教师。很多人开始对学校的命运充满了怀疑。老校长沉默着,什么也没说。不可否认,学校的确辉煌不复,但仅仅三年后,成绩再一次开口说话,学校依旧是全州最好的县属中学,就算在全省也是乡镇中学的排头兵。


再次看到老校长是在报道上,他荣获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人们都称他为“黄牛”校长,说他像黄牛一样开垦,创新,为乡村教育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站在那颗半人高得小树前,他却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和年轻的小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说学校经费紧张,没钱美化校园,所以出去外面学习考察的时候都会到处转转,遇见合适的种子就放在衣袋里拿回来。虽然大部分都水土不服,夭折了。但也有一些活了,这颗小树的种子就是从西南大学带回来的。


 在全国几千万的教育人中,老校长也许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但他朴实的一生还是让我肃然起敬。也许没有那个时候的他也没有现在的我。我印象最深的是,几乎每次重大集会,老校长都会说,我是农民的儿子。我们要办一所让周围父老乡亲们满意的学校,让我们老百姓的孩子就近就能上好的高中,有个好的前程。



(正在上课的段老师)


虽然我们对教育的有些理解不尽相同,老校长也从未亲自给我上过一堂课。但他站立在那里,于我而言就是最铿锵有力的教育。我也希望有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不管是农村的孩子还是城市的孩子都有同等的条件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师范大学毕业后,我选择回到家乡任教。我相信比起城市,乡村更需要这样的教育去变。这也是我选择做老师的初衷,老校长在前方的路上,就像一座灯塔,指引着我像他一样奋进。


图/文 段仕平

2016级未来教育家项目成员

(本项目由Trafigura Foundation支持)


未来教育家项目

筹款项目名称:守候新生代乡村教师

项目简介:通过2年持续的培养培训和支持,守候返乡师范毕业生老师。

↑↑↑助力乡村新老师,你期待看到乡村教育发生哪些变化?

9月7日、8日、9日三天捐,1个老师可能变成3个老师!

为中国而教成立于2008年,隶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项目支持优秀大学毕业
生到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农村学校全职任教两年,期间
供持续而系统的培训,培养和集结关心教育的优秀人
才,以此促进中国社会的进步。

  微信号:为中国而教



© 2013 Copyright     为中国而教     京ICP备090889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