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信息平台 ENGLISH
 
 
 
支教生活
致选择农村教育的你,如何建设自己的大教堂?
2017年7月31日  作者:武雪松
 
 

编者按:武雪松先生,为中国而教理事长。本期文章来源于武先生在“为中国而教”2017级成员培训开营式上的讲话。



各位老师、“为中国而教”2017级的成员们:

作为刚刚走出校园的毕业生,各位是否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并不是每一次考试都能取得好的成绩?参加你认为重要的比赛后,往往觉得自己未能发挥出正常的水准?引申一步,在未来两年你们的教师生涯中,能否尽快成为孩子们合格的老师?


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今天想谈的主题:人的思维方式。


日本的四大经营之圣之一,稻盛和夫先生系统的阐述过思维方式的重要性。他说:我的工作观乃至人生观可以用一个方程式来表达,它就是:人生·工作的结果=思维方式×热情×能力。



因为稻盛先生并非是人生赢家,成长过程中反而挫折不断,他参加工作以后就不断思考:“像自己这样平凡的人,如果想要度过一个美好的人生,究竟需要什么条件呢?”在京瓷创业后不久,他就总结出了这个方程式并遵循其努力工作,在人生道路上不断前进。这个方程式由“能力”“热情”“思维方式”三个要素组成。


所谓“能力”,稻盛认为就是指智能、运动神经或者健康等,这是由父母或上天授予的。但是,由于它是先天的,所以不涉及每个人的意志和责任。这种可称为天赋的“能力”,如果用分数来表示,就因人而异,从“0分”到“100分”。 要在这个“能力”之上再乘以“热情”这个要素。“热情”又可称为“努力”。从缺乏干劲、懈怠、懒散的人,到对人生和工作充满热情拼命工作的人,这中间也有很大的差别,也从0分到100分区分。此外,还需要在这个基础上乘以“思维方式”。与“能力”和“热情”不同,“思维方式”的分值从“–100分”到“100分”,变化的幅度很大。“不厌辛劳,愿他人好,愿为大家的幸福而拼命工作,这样的“思维方式”就是正值;相反,愤世嫉俗、怨天尤人,否定真诚的人生态度,这种“思维方式”就是负值。”在方程式中,因为是乘法,持有正面的“思维方式”,人生·工作的结果就会是一个更大的正值。相反,如果持有负面的“思维方式”,哪怕是很小的负数,乘积一下就成了负值,而“能力”越强,“热情”越高,反而会给人生和工作带来更大的负面影响,这是人生的真相。所以稻盛和夫认为,“思维方式”最为重要。


用同样的视角再来看看曾国藩的“一生三变”。这是曾国藩的好友欧阳兆熊总结的。



青年时期,信奉儒家,他以“做圣贤”为追求,格言是“不为圣贤,便为禽兽”。不合时宜的直言指责皇帝,在北京的官员群体中基本无法立足。太平天国兴起,他担任团练大臣,带兵打仗后,“一变而为申韩”,运用法家理念施为。儒家核心是“德”,法家核心就是“利”。除利益,法家还信奉实力,“力生强,强生威,威生德”。用法家思想管理湘军,虽然取得了军事上的一些胜利,但是得罪了整个湖南官场,几乎被当地官员扼杀。正当他走投无路时,欧阳兆熊一席“岐黄可医身疾,黄老可医心病”的话,使他突然意识到,问题不在别人,而在自己。于是曾国藩“咸丰八年再出而以黄老处世”。黄老就是道家。如说法家特点在“刚”字,道家特点便在“柔”字。“柔弱”、“不争”,恰是要打破人的自矜、自伐、自是、自彰,从过分的自我之中走出来。 


北大的宫玉振教授解读曾国藩:“他既有儒家的理想与追求,又有法家的清醒与现实,道家的成熟与灵活,从而达到真正圆通无碍的境界。这便是曾国藩领导力最大特色,也是他最终能成就事业的根本原因。”可以说,一生三变,曾国藩最终事业得以大成正是源于他的思维方式的自我迭代。

思维方式的视角,我们再看一个选择与收益的例子。题目是“被放弃的概率权”。如上,一道”简

单”的选择题。你按红色按钮?还是绿色?




这道题比想象中有趣,对于选择的结果,作者逐步阐释:1、根据期望值理论,绿色按钮价值5千万;2、很多人仍然愿意选拿到确认的100万,因为他们无法忍受50%几率的什么都拿不到;3、换而言之,假如一个人无法承受“什么都没有”,那么右边的选择就相当于“你有50%概率得到一个亿,有50%概率死掉”。你当然无法承受死,何况高达50%几率;4、开放地想,假如你拥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你可将右侧价值五千万的选择权卖给一个有承受力的人,例如两千万(甚至更高)卖给他;5、继续优化上一条,考虑到增加“找到愿意购买你该选择权利的人”的可能性,你可以只用100万(低首付)卖掉这个权利,但要求购买者中得一个亿时和你分成;6、再进一步,你可以把这个选择权做成彩票公开发行,将选择权切碎了零售,两块钱一张,印两亿张。头奖一个亿。对比5,风险更低,收益更大…这个测试模拟的是生活中那些“被放弃的概率权”。


对此,作者的观点是: 1、收益差距的关键决策点上,输家(弱势群体)放弃了自己的概率权益;2、所谓“赢家”的秘密就是,坚持按照优势概率行事,哪怕屡屡受挫也不更改人生下注的原则;3、买彩票是最为昂贵的关于概率选择权的自暴自弃, 钱多的话就价值投资,钱少的话就赌一把。--这可能是投资领域最被广泛实施的愚蠢。小概率的事情很难实现,看起来反而容易;大概率的事情则显得路途遥远,其实到达目的地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从不同思维方式的视角,来看你们即将面对的农村基层教育中的学生,如何帮助他们不轻易的放弃人生中的选择权?许多人生选择题,除了abcd,还可能有一个“其它”选项。我们可以按红色,也可以按绿色,意味着我拥有选择权。我们可否有另外的选项呢? 在这个案例中,第三条路,出卖选择权,将其卖给风险投资,是利用资本的风险喜好与承受力,分享了100万与5000万之间的价值地带。有趣的是,世界还是为年轻人留下了一个暗门。他们并不因自己渴望100万而非得错失5000万。他们只需要更广阔的视野。 大家不妨把这个案例看作一个思维练习。对于“选择权”的思维方式,希望对于你们未来的教学工作有所启发。


讲了几个故事,我想分享给大家几个我认为最重要的思维方式。


第一、成长型思维方式。根据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德维克(Carol Dweck)的研究,她将思维方式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你的能力是一成不变的,而整个世界就是由一个个为了考察你能力所在的测试组成的想法,称为“固定型思维模式”(“fixedmindset”);而另外一种则是所有的事情都离不开个人努力,而这个世界上也充满了那些帮助你去学习、去成长的有趣的挑战。Dweck将其称为“成长型思维模式”(“growth mindset”)。在体育领域,那些顶尖运动员或团队,在重大比赛中取胜或失败,除了天赋和能力之外,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不同的思维特质。七项全能世界冠军杰西·乔伊娜曾说过,“对我而言,当运动员的乐趣从来就不在于仅仅获得胜利,比赛过程给我带来的幸福感不会受限于最后结果,只要我有所提高、或是我巳尽了全力,我就不介意失败。如果我输了,我就回到田径场上,更加刻苦训练。”这就是典型的成长型思维。




第二、多元思维方式。最典型的代表,查理.芒格,不仅是股神巴菲特伟大的合伙人,也是投资界伟大的思考者。现代教育的发展在于把人批量培养成为专业人士,而局限也在于此。“如果你只有一把锤子,那么所有东西看上去都象钉子。”这是因为你只掌握了这一件工具,而世界当然不都是钉子。在芒格看来,世间万物都是一个相互作用的整体,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是对这一整体研究的局部尝试,只有把这些知识结合起来,并贯穿在一个思想框架中,才能对决策起到帮助作用。芒格在分析一个商业问题经常用到的学科思维有:数学、物理学、心理学、生物学、经济学等等,据说这位老人的多元思维模型里涵盖了跨学科近100个重要的理论。多元思维方式,它会带来一种“超常力量”,不仅仅是1+1=2,产生的可能是临界物质爆炸式的巨大能量;而即使我们无法成为芒格这样百科全书式的人物,但至少应该尝试把不同学科的原理融会贯通,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解决问题,避免专业人士的一叶障目。




第三、我们“为中国而教”自己的思维方式,就是从理想主义到务实的理想主义者。沈世德先生(“为中国而教”创始人)与耿和荪女士(“为中国而教”理事)在今年3月11日面向志愿者和TFC(“为中国而教”的缩写)校友的微课题目是“理想和行动”。其中沈先生把理想比喻为一张四条腿的桌子,因为平台可以承载更多的东西;甚至桌子的四条腿不一定都落地,允许晃动,接受调节,这样才可能更稳妥。也就是说,我们的理想要有容错性,更坚韧,是一种富有弹性的坚定。我非常赞同沈先生的主张,我们要做快乐的理想主义者,只有感受到快乐,理想主义才是可以持续的。并且从实现小的目标做起。




很多人都听过“三个石匠”的故事。一个人遇到三个石匠,问他们在做什么?做着同样工作的石匠的回答是不一样的。第一个石匠说,我终于找到了一个不错的饭碗;第二个石匠说,我做的是方圆几十里数一数二的石器活;第三个石匠说,我在建大教堂。什么是大教堂?跟一般的小教堂不同,它从开工到完工可能要几百年。巴塞罗那的圣家族大教堂从1892年开始建设,到现在还没完工。如果是个人,这是不同的自我激励;如果是企业,这是不同的管理境界;而如果是思维,“大教堂思维”是指我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哪怕看不到这件事情的完成,但因为知道事情的伟大意义,而产生的强烈的使命感。




希望在座的“为中国而教”2017级的项目成员们,你们能够具备成长型思维方式,多尝试多元思维方式,在农村教育的第一线成为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建设自己人生的大教堂。

武雪松

2017.07.19


为中国而教成立于2008年,隶属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国际农村教育研究与培训中心。项目支持优秀大学毕业
生到教育资源相对匮乏的农村学校全职任教两年,期间
供持续而系统的培训,培养和集结关心教育的优秀人
才,以此促进中国社会的进步。

  微信号:为中国而教



© 2013 Copyright     为中国而教     京ICP备09088929号